e77乐彩手机登录

游客發表

夢回盛唐的《妖貓傳》,有人被貴妃對玄宗的深情打動,有人被白樂天對《長恨歌》的感情打動。 它們也崇敬著寺院狗

發帖時間:2019-12-06 00:35

夢回盛唐  一眨眼工夫三匹荒原狼就被三只作為大牧狗的藏獒活活咬死了。

西結古草原的領地狗以及別的藏狗跟寺院狗一樣不笨,妖貓傳,就像俗世的牧人崇敬著寺里的喇嘛一樣,妖貓傳,它們也崇敬著寺院狗,一看到寺院狗都在保護岡日森格,它們也就悄悄地不做聲了,再憤怒的心情也得壓抑,再兇悍的性情也要克制。獒王虎頭雪獒就是最憤怒的一個,又是最克制的一個,它友善地朝著寺院狗打著招呼,走過去,靠近岡日森格使勁聞了聞。這一聞就把岡日森格的氣味深刻地烙印在了記憶里,一輩子也忘不掉,出現什么情況也忘不掉了。它心說狡猾的家伙,無論你以后披上牛皮羊皮還是豹皮熊皮,我都不會上當受騙了。它以獒王的矜持朝著寺院狗們笑了笑,大搖大擺地離開了那里。不離左右的灰色老公獒和大黑獒果日趕緊跟了過去。西結古草原的守護神白獅子嘎保森格很快站了起來。父親生怕岡日森格窮追猛打咬死對方,人被貴妃對趕緊跳過去抱住了它。但父親的擔憂顯然是多余的,人被貴妃對雙方的眼睛里已經儲滿了冷冷的惜別,不是跟對手,而是跟壯懷激烈的生活:結束了,結束了,我們終于結束了。岡日森格一臉溫順地依偎在父親懷里,絲毫沒有掙扎著撲過去的意思。嘎保森格安靜地站了一會兒,知道對方并不想咬死自己,也就不再等待什么,鄙視地望了一眼始終在一邊靜靜觀戰的西結古草原的叛徒大黑獒那日,轉身走去。

夢回盛唐的《妖貓傳》,有人被貴妃對玄宗的深情打動,有人被白樂天對《長恨歌》的感情打動。

西結古的藏獒沒想到岡日森格會直沖過來,玄宗的深情而且一來就撞倒了一只和來犯者一樣威風凜凜的獅頭金獒。藏獒們吃驚之余,玄宗的深情嘩地散開了,這是撲過去迎戰來犯者的前奏。但是它們都沒有撲過去,它們看到獅頭金獒已經翻身起來撲了過去,就仍然傲慢地保持著將軍般的冷靜。岡日森格和獅頭金獒扭打在一起了,你咬著我的皮,我咬著你的肉,以兩顆碩大的獒頭為中心,沿著半徑,轉過來轉過去。但顯然這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很快就有了分曉,獅頭金獒被壓倒在地了,半個脖子嵌進了岡日森格張開的大嘴。血從岡日森格的牙縫里流了出來,那是獅頭金獒未能尊重一只比它更強大的同類而付出的代價。這代價并不慘重,因為岡日森格并沒有貪婪地咬住它不放直到把它咬死。當它很快扭動著滴血的脖子十分憤怒地站起來,想要齜牙回擊岡日森格時,發現對方已經丟開自己沖向了另一只離它最近的藏獒。西結古的孩子們紛紛跳了過去。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一場摔跤比賽,打動,有人七個西結古的孩子和七個上阿媽的孩子按照祖先的規則抱在了一起。西結古是青果阿媽西部草原的中心,被白樂天對中心的標志就是有一座寺院,被白樂天對有一些石頭的碉房。在不是中心的地方,草原只有四處漂移的帳房。寺院和碉房之間,到處都是高塔一樣的嘛呢堆,經桿林立,經石累累,七色的印有經文的風馬旗和彩繪著佛像的幡布獵獵飄舞。

夢回盛唐的《妖貓傳》,有人被貴妃對玄宗的深情打動,有人被白樂天對《長恨歌》的感情打動。

西結古寺僧舍的炕上,長恨歌的感父親慘烈的叫聲就像骨肉再一次被咬開了口子。咬他的不是利牙,長恨歌的感而是猛藥。西結古寺的藏醫喇嘛尕宇陀從一只圓鼓一樣的豹皮藥囊里拿出一些白色粉末、黑色粉末和藍色粉末分別撒在了父親的肩膀、胸脯和大腿上,又用一種糨糊狀的液體在傷口上涂抹了一遍。撒入粉末的一剎那,父親幾乎疼暈過去,等到包扎好以后,感覺立刻好多了。血已經止住,疼正在減輕,他這才意識到渾身被汗水濕透了,一陣干渴突然襲來。他說:“有水嗎?給我一口水喝。”藏醫尕宇陀聽懂了,對一直守候在身邊的那個會說漢話的鐵棒喇嘛嘰咕了幾句。鐵棒喇嘛出去了,回來時端著一木盆黑乎乎的草藥湯。藏醫尕宇陀朝著父親做了個喝的樣子,父親接過來就喝,頓時苦得眼淚都出來了。夏天到了,情打動送鬼人達赤要帶著飲血王黨項羅剎去上阿媽草原了,情打動突然聽說了岡日森格的事情,聽說了七個上阿媽的孩子的事情。他大喜過望,立刻決定:暫時不去了,如果能就地復仇,就用不著去了。

夢回盛唐的《妖貓傳》,有人被貴妃對玄宗的深情打動,有人被白樂天對《長恨歌》的感情打動。

現在,夢回盛唐白獅子嘎保森格一口咬住了公狼的后頸,夢回盛唐公狼別無選擇地迎來了死亡。對方的死亡就是戰斗的結束,藏獒是不貪吃的,即使狼肉很香很香。嘎保森格丟開死狼飛快地往前跑去。它追上了新獅子薩杰森格,追上了另一匹公狼,但它并沒有親自實施屠殺。它和公狼并肩跑了一會兒,然后超過對方半個身子,回頭一攔,張嘴假裝咬了一下。公狼趕快朝一邊躲去,逃跑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新獅子薩杰森格追了上來,一口咬住了公狼的后頸。嘎保森格戛然停下,高興得叫了一聲好。薩杰森格同樣是高興的,一邊把牙齒埋進狼肉享受著狼血溫暖的浸泡,一邊不失時機地朝它搖了搖感激的尾巴。嘎保森格叫了一聲,告訴它:“這沒什么。”然后又朝前跑去。

現在,妖貓傳,雕巢崖上的雪雕又開始叫了,依然是高興和感激的表示。在它們的鳥瞰下,兩個裹著紅氆氌提著鐵棒的喇嘛匆匆走來,又匆匆走去。大黑獒那日跟上了它。領地狗們跟上了它。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呼著跟上了它。父親跑過去問道:人被貴妃對“你行不行啊?”岡日森格用穩穩行走的舉動告訴父親:人被貴妃對“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嗎?”狗們和人們都知道,岡日森格是走向它的主人七個上阿媽的孩子的。他們被送鬼人達赤囚禁在了一個秘密的地方,這個地方人是不知道的,只有岡日森格和它身邊的大黑獒那日知道,只有這些追隨而去的領地狗們知道。它們憑著靈敏的嗅覺,已經發現七個上阿媽的孩子就在不遠處的前方,黨項大雪山的一個地下冰窖里。

大黑獒那日警惕地想站起來,玄宗的深情但左眼和肚子上的傷口不允許它這樣,玄宗的深情只好忍著強烈的憤怒聽任父親一點點地接近它。它覺得父親接近它的速度本身就是陰謀的一部分:他為什么不能一下子沖過來,而要慢慢地挪動呢?它吃力地揚起大頭用一只眼睛瞪著父親的手,看他到底拿著鞭子還是棍子或者刀子和槍,這些人類用來制服對手的工具它都是非常熟悉的。大黑獒那日發現對方手里什么也沒有,便更加疑惑了:他怎么可以空著手呢?難道他的手不借助任何工具就能產生出乎意料的力量?大黑獒那日來到了門口,打動,有人歪著頭,打動,有人把那只腫脹未消的眼睛抬起來,望著七個上阿媽的孩子。它知道他們是岡日森格的主人,看在岡日森格的面子上它不能對他們怎么樣。再說他們是喊著“瑪哈噶喇奔森保”來到這里的,瑪哈噶喇奔森保,這來自遠古祖先的玄遠幽秘的聲音,仿佛代表了獒類對人類最早馴服和人類對獒類最早調教的某種信號,是所有靈性的藏獒不期而遇的軟化劑,一聽到它,它們桀驁不馴的性情就再也狂野不起來了。

大黑獒那日離開門口朝前走去,被白樂天對走過了僧舍前照壁似的嘛呢石經墻,被白樂天對沖著黑夜低低地叫喚著。它已經看到它們了,那些和它朝夕相處的領地狗,那些被領地狗攛掇而來的寺院狗和牧羊狗,正在悄悄地走來。它們知道目標正在接近,這時候不需要聲音,所有的偷襲都不需要聲音,所以就輕輕地走來。西結古寺突然寂靜了,整個西結古草原突然寂靜了。只有大黑獒那日的聲音柔柔地回蕩著,那是一種問候、一種消解:你們怎么都來了?有什么事兒嗎?它悠悠然搖著尾巴,盡量使自己顯得氣定神閑,逍遙自在。大黑獒那日立刻明白了父親心理的變化,長恨歌的感揚起的大頭沉重地低下去,長恨歌的感噗然一聲耷拉在伸直的前腿上,疲倦地粗喘著氣,躺歪了身子。父親望著它,內心不期然而然地升起一絲柔情,手不由自主地伸向大黑獒那日蓬蓬松松的鬣毛。

隨機閱讀

熱門排行

友情鏈接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