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7乐彩手机登录

游客發表

涇源女孩見義勇為獲80萬重獎 生前留下一句話感動全寧夏 15589閱讀 我并沒有改變自己的看法

發帖時間:2019-12-12 08:53

涇源女孩  五月二十四日

天地圖書公司愿意照付“版稅”,義勇為獲89閱讀我說:義勇為獲89閱讀“還是捐贈給中國現代文學館吧。”我只提出一個要求:新版一律根據作者最近的修改本重排。我并沒有改變自己的看法,我仍然主張著作的版權歸作者所有,他有權改動自己的作品,也有權決定自己作品的重印或停版。我一直認為修改過的《家》比初版本少一些毛病,最初發表的連載小說是隨寫隨印的。我當時的想法和后來的不一定相同,以后我改了很多,文字和情節兩方面都有變動。隨便舉一個例子,一九五七年我編《文集》卻讓婉兒活了下去,接著又在《春》里補寫了婉兒回到高家給太太拜壽的一章,我以為這樣處理更接近真實,馮樂山討一個年輕的小老婆,并不單是為了虐待她,也是為了玩弄她,他高興時還可能把婉兒當成寶貝。在補寫的《春》的第六章里婉兒對淑英們揭露了馮樂山“欺負孤兒寡婦”的“偽君子、假善人”的行為,她最后說:“我初到馮家的時候……挨罵又挨打。飯也吃不下……只怪自己命不好,情愿早死……我真想走鳴鳳的路。現在我也變了。既然都是命,我何必怕他們!該死就死,不該死就活下去。他們欺負我,我也不在乎。我心想:我年輕,今年還不到二十歲,我總會死在你們后頭。我會看到你們一個一個的結果。”今天重讀改訂后的《激流三部曲》,我仍然覺得這樣寫婉兒比較好。她的性格顯著了,馮樂山的也更鮮明了。《三部曲》中像這樣的例子是很多的。我決不會刪去補寫的章節,讓《三部曲》、讓《家》恢復原來的面目。去年上海文藝出版社編印《新文學大系》(第二個十年),在《小說專集》中收入我的《家》,他們一定要根據一九三三年開明書店的初版本排印,花了不少功夫居然找到了印數很少的初版本。他們這樣做,大概是為了保存作品的最初的面目。但是我的情況不同,作品最初的印數不多,我又不斷地修改,讀者們得到的大多是各種各樣的改訂本,初版本倒并不為讀者所熟悉,而且我自己也不愿意再拿初版的《家》同讀者見面,我很想堅持一下不讓初版本入選,但是后來我還是讓了步。我想:“不要給別人增加麻煩吧,它既然存在過,就讓它留下去吧,用不著替自己遮丑,反正我是邊寫邊學的,而且《新文學大系》又不是給一般讀者閱讀的普通讀物。”作品給選進《新文學大系》,戴上“文學”的帽子,當然要受“體例”等等框框的限制。重獎生聽別人講真話也是好事。

涇源女孩見義勇為獲80萬重獎 生前留下一句話感動全寧夏  15589閱讀

聽見中島先生提到老舍同志名字的時候,前留下一句我想起了一九六六年七月十日在人民大會堂同老舍見面的情景,前留下一句那個上午北京市人民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支援越南人民抗美斗爭的大會,我和老舍,還有中島,都參加了大會的主席團,有些細節我已在散文《最后的時刻》中描寫過了,例如老舍同志用敬愛的眼光望著周總理和陳老總,充滿感情地談起他們。那天我到達人民大會堂(不是四川廳就是湖南廳),老舍已經坐在那里同當時的北京市副市長王昆侖在談話。看見老舍我感到意外,我到京出席亞非作家緊急會議一個多月,沒有聽見人提到老舍的名字,我猜想他可能出了什么事,很替他擔心,現在坐在他的身旁,聽他說:“請告訴朋友們,我沒有問題……”我真是萬分高興。過一會中島先生也來了,看見老舍便親切地握手,寒暄。中島先生的眼睛突然發亮,那種意外的喜悅連在旁邊的我也能體會到。我的確看到一種衷心愉快的表情。這是中島先生最后一次看見老舍,也是我最后一次同老舍見面,我哪里想得到一個多月以后將在北京發生的慘劇!否則我一定拉著老舍談一個整天,勸他避開,讓他在精神上有所準備。但有什么辦法使他不會受騙呢?我自己后來不也是老老實實地走進“牛棚”去嗎?這一切中島先生是比較清楚的。我在一九六六年六月同他接觸,就知道他有所預感,他看見我健康地活著感到意外的高興,他意外地看見老舍活得健康,更加高興。他的確比許多人更關心我們。我當時就感覺到他在替我們擔心,什么時候會大難臨頭。他比我們更清醒。聽了這個故事,話感動全寧我又想起我曾經養過的那條小狗。是的,話感動全寧我也養過狗,那是一九五九年的事情,當時一位熟人給調到北京工作,要將全家遷去,想把他養的小狗送給我,因為我家里有一塊草地,適合養狗的條件。我答應了,我的兒子也很高興。狗來了,是一條日本種的黃毛小狗,干干凈凈,而且有一種本領:它有什么要求時就立起身子,把兩只前腳并在一起不停地作揖。這本領不是我那位朋友訓練出來的。它還有一位瑞典舊主人,關于他我毫無所知。他離開上海回國,把小狗送給接受房屋租賃權的人,小狗就歸了我的朋友。小狗來的時候有一個外國名字,它的譯音是“斯包弟”。我們簡化了這個名字,就叫它做“包弟”。同時我喜歡詩,夏1558卻不懂詩。朋友們送詩給我看,新詩也好,舊詩也好,我看后也可以背上幾句,但是意見我一句也提不出。對小說、散文也是如此。

涇源女孩見義勇為獲80萬重獎 生前留下一句話感動全寧夏  15589閱讀

同學們,涇源女孩請原諒,涇源女孩我不是在這里講空話。束手等待是盼不到美好的明天的。我說邪不勝正,因為在任何社會里都存在著是與非、光明與陰暗的斗爭。最后的勝利當然屬于正義、屬于光明。但是在某一個時期甚至在較長的一段時期,是也會敗于非,光明也會被陰暗掩蓋,支流也會超過主流,在這里斗爭雙方力量的強弱會起大的作用。在這一場理想與金錢的斗爭中我們決不是旁觀者,斗爭的勝敗關系到我們每個人的命運。我們是這個社會的成員,是這個國家的公民,要是我們大家不獻出自己的汗水和才智,那么社會的發展和國家的騰飛,也不過是一句空話。我常常想為什么宣傳了幾十年的崇高理想和大好形勢,卻無法防止黃金瘟疫的傳播?為什么用理想教育人們幾十年,那么多的課本,那么多的學習資料,那么多的報刊,那么多的文章!到今天年輕的學生還彷徨無主、四處尋求呢?同樣,義勇為獲89閱讀即使我寫上一百篇自我檢討的文章,讀者們也不會承認《激流三部曲》是“殺人的軟刀子”。

涇源女孩見義勇為獲80萬重獎 生前留下一句話感動全寧夏  15589閱讀

e77乐彩手机登录頭一件,重獎生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八日我給復旦大學中文系學生揪到江灣,重獎生住了將近一個月,住在學生宿舍六號樓,準備在二十六日開批斗會。會期前一兩天,晚飯后我照例在門前散步,一個學生來找我閑聊。他說是姓李,沒有參加我的專案組,態度友好。他最近參加了一次批斗趙丹的會,他同趙丹談過話。趙丹毫不在乎,只是香煙抽得不少,而且抽壞煙,趙丹說,沒有錢,只能抽勞動牌。大學生笑著說:“他究竟是趙丹啊。”

托爾斯泰的三大長篇被公認為十九世紀世界文學的高峰,前留下一句但老人自己在晚年卻徹底否定了它們。高爾基說得好:前留下一句“我不記得有過什么大藝術家會像他這樣相信藝術(這是人類最美麗的成就)是一種罪惡。”可是我知道從來沒有人根據作家的意見把它們全部燒毀。連托爾斯泰本人,倘使他復活,他也不能從我的“倉庫”里拿走他那些作品。第二年年初我們五六個人從廣州到海南島參觀,話感動全寧坐一部旅行車在全島繞了一周,話感動全寧九姑也在里面。接著她又和我全家在廣州過春節,看花市,她很興奮地寫詩詞歌頌當時的見聞。我還記得,我們在海口市招待所里等待回湛江的飛機,已經等了兩天,大家感到不耐煩,晚飯后閑談中她談起了自己的身世,談了一個多鐘頭。想不到她的生活道路上有那樣多的荊棘,她既困難又堅決地沖出了舊家庭的樊籠,拋棄了富家少奶奶的豪華生活,追求知識,自食其力,要做到她自己所說的那樣“創造一個新的世界,新的人生”,做“一個真實的人”。那些堅持斗爭的日子!倘使得不到自由,她就會病死在家中。她沒有屈服,終于離開了那個富裕的家。她談得很樸素,就像在談很遠、很遠的事情,的確是多年前的事了,但是她還不能沒有激動,她說不久前在一次學習會上她談了自己的過去,會后一位同事告訴她,以前總以為她是一帆風順、養尊處優的舊知識分子,現在才知道她也經歷過艱巨的斗爭,對她有了更多的理解了。我說的確是這樣,我從前也聽見人說,她孤獨、清高,愛穿一身黑衣服,一個人關在屋子里,不然就孤單地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她笑了。她那樣的人在舊社會怎么不被人誤解呢?她哪里是喜歡孤獨?她那顆熱烈的心多么需要人間的溫暖。

第二年我出國訪問,夏1558從北京動身。在上海的時候我聽說均正兄患病,夏1558據說是“骨刺”,又說是“癌”,小林陪我到北京醫院探望。在一個設備簡單的底層單人病房里,均正兄側著身子躺在床上呻吟,國華嫂在旁邊照料。我走到床前招呼他。他對我微笑,我卻只看到痛苦的表情。我沒有辦法減輕他的痛苦,也找不到適當的安慰的話,我默默地望著那張熟悉的臉,坐了不到半個小時就退出了病房。第二篇就是《關于胡風的兩件事情》,涇源女孩在上海《文藝月報》上發表,涇源女孩也是短文。我寫的兩件事都是真的。魯迅先生明明說他不相信胡風是特務,我卻解釋說先生受了騙。一九五五年二月我在北京聽周總理報告,遇見胡風,他對我說:“我這次犯了嚴重的錯誤,請給我多提意見。”我卻批評說他“做賊心虛”。我拿不出一點證據,為了第二次過關,我只好推行這種歪理。

第二天我和一位朋友去拜訪馬紀樵夫人,義勇為獲89閱讀她是法中友協的另一位負責人,義勇為獲89閱讀一九七九年我第二次訪問巴黎曾受到她的親切接待。她經常開著小車到旅館來接我出去進行參觀活動。這一次我沒有看見她,問起來才知道她傷了腳在家休養,又聽說她在寫一本關于中國農村的書,她曾在我國北方農村做過幾次調查。馬夫人住在郊外的一所整潔的公寓里,他們夫婦在家中等待我們。夫人的傷已經好多了,她的情緒很高,賓主坐下互相問好之后我們又開始坦率交談。我很想知道法國知識界的情況,主人談了她的一些看法。正直,善良,真誠,坦率,喜歡獨立思考……二十年代我見到的知識分子就是這樣。今天,服裝略有改變,談吐稍有不同,但是精神面貌變化不大。我會見新朋友或者舊相識,談起來,即使有分歧,他們甚或發表尖銳的意見,可是我看得出他們是懷著友情來接近我們的。有些人對政治興趣不大,卻希望多了解新中國,愿意同我們交朋友。法國人是好客的民族,二十年代中我就在巴黎遇見從世界各地來的流亡者。拜訪馬夫人的前一天,我們幾個人在一家中國飯館吃中飯。店主是從柬埔寨出來的華僑難民,他告訴我們法國人對外國僑民并不歧視。我三次訪法,盡管中國的地位增高,盡管我的年紀增長,盡管我停留的時間很短,可是我仿佛回到了自己十分熟悉的地方。法國人還是那樣友好,那樣熱情,那樣真誠,那樣坦率。我特別喜歡他們的坦率,我回國以后讀到一位巴黎朋友發表的文章,是他自己寄給我的,談到某一件事,我在巴黎答復記者說我不知道,而那位朋友卻認為我一定知道,因此將我挖苦幾句。他的坦率并不使我生氣。朋友間只有講真話才能加深相互了解,加深友情。有些人過分重視禮貌,在朋友面前有話不講,只高興聽別人的好話,看別人的笑臉,這樣交不上好朋友。別人不了解我并不等于反對我,事情終于會解釋明白,有理可以走遍天下。他要是不能說服我,我決不會認錯。我并沒有健忘癥,我沒有什么把柄讓人抓住,因此讀到挖苦的文章我并不臉紅。第二天我去“編譯室”報到。第一把手不在上海,重獎生接見我的是一位管業務的負責人。我便向他說明我身體虛弱不能工作,重獎生只參加學習,一個星期來兩個半天。他起初想說服我參加工作,我堅持有病,他終于讓步。我就這樣進了“編譯室”。和在“文化四連”一樣,我每星期二、六上午去單位參加學習,坐在辦公室的角落里聽同志們“開無軌電車”,海闊天空,無所不談。到了必須表態的時候我也會鼓起勇氣講幾句話,或者照抄報上言論,或者罵罵自己。但在這里我發言的機會不多。不像在作協或者文化干校“牛棚”,每次學習幾乎每“人”都得開口,我拙于言辭,有時全場冷靜,主持學習的人要我講話,我講了一段,就受到了圍攻,幾個小時的學習便很容易地“混”過去了。換一個人開頭發言也一樣受圍攻,只要容易“混”過學習時間,大家似乎都高興。到了“編譯室”,學習時間里氣氛不太緊張,發言也比較隨便,但是我已經明白這樣耗費時間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隨機閱讀

熱門排行

友情鏈接

e乐新闻网